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yoi,扣细节狂魔。

超棒!

Amemiya诗织:

先声明下面那个↓是自己新开的话题写yuzuBGM的专用话题[欢迎关注并讨论]☜广告结束进入正题
VIEW OF SILENCE
久石让的又一部钢琴乐队合奏曲但是我们伟大的久石让大大成功的又写出了钢琴独奏版。yuzu用的是VOS的乐队版做H&L合成,但是整体来讲四分半里面VOS占比不高。个人比较喜欢VOS中间动机发展到高潮的地方,这个比ADS(Asians Dream Song)更偏向西方现代乐但是当然,yuzu肯定是更喜欢用日本元素的BGM比如[seimei]就直接选用了梅林茂给阴阳师的配乐所以说我们的yuzu小可爱是很爱国的Σ(゚∀゚ノ)ノ
从久石让本人演奏的版本来讲(也就是yuzu的比赛版本)开头的引子其实是很僵硬的,但是因为久石让大大实在太厉害了所以后来的几个小节可以明显听到有踏板延留的和声当然共鸣是很大的给人是从一个台阶上升到一个悬浮空灵的感觉。后面动机发展包括渐强和一个逐渐程度的加深这时候yuzu完成了第一个跳跃。
其实接下来继续选用VOS也不是不可以但对于第一段引子的结束和第二段中间还是有点脱节的控制不好就很可能浪费时间。这时候突然转接到ADS第二段高潮部分,嗯,好像ADS一上来就是比较紧凑给予压迫感其实yuzu这里接的部分也算是一个调节部分。从偏西式到一个传统日本风格加上近代中国元素的曲子反倒给yuzu对于VOS引子有一个很好的衔接。这个留到ADS再具体说。
神奇的就是ADS第二段高潮部分还没有冲向端值然后就掉下来了。其实久石让的曲子也不过是高潮部分会用比较强势的七和弦加强并且间隔较长所以尽量用踏板营造出一种非常乱但是每个音错了整体就会跑调的一个地步。这个时候yuzu又选择用VOS中间完全换比较紧凑的第三部分作为衔接并且结尾。其实这样也是yuzu一直在用BGM逼迫自己整套动作要连贯并且感情基调一致。中间用的基本上都是两首曲子的高潮但都没有达到端值也是与yuzu的动作很好的结合才可以让yuzu有一个感情上的转变来牵制技巧上的配合。
VOS总体来说也就是久石让大大的又一首“变奏曲”从钢琴角度讲左右手配合加上主旋律不断的加强其实越到后面久石让本人倾注的感情应该是比较呼之欲出的。当然yuzu能把H&L这么强烈的感情加以柔美和连贯的动作,两个不仅有碰撞还有结合,更好的将久石让的基调感情中僵硬的部分化解并且完全诠释VOS。
总之,喜欢yuzu的H&L,也是喜欢他在作用BGM背后的一个坚强的自己。

✿ฺ ♡ ✿ฺ ♡ ✿ฺ ♡ ✿ฺ ♡✿ฺ ♡✿ฺ ♡ ✿ฺ ♡ ✿ฺ ♡ ✿ฺ ♡
☞表示终于写完了
可能有些长或者分析不太好的也请大佬们指正
总之除了叙一H&L是最喜欢的自由滑
而且这两首最近也是单曲
所以也想说
虽然不太可能练好yuzu的动作(其实是根本不可能|。•ω•)っ)
但可以通过音乐,去理解感觉他
然后☞晚安
并且还是希望有小可爱点赞的w(。’▽’。)♡

名为家(9)

设定:维克托:35岁,花滑退役,任冰场的滑冰教练。
勇利:31岁,花滑退役,继承温泉店。
小儿子润介(ジュンスケ):5岁,幼儿园中班,黑色短发,无眼镜,113cm。
大女儿维娜(ビ—ナ):7岁,一年级,银色长发,较弟弟润介更加强势,129cm。
尤里:23岁,活跃在花滑界,成绩显著,较以前性格有所改善。
泽村真浩(マヒロ):维克托的新学生,20岁。

————————————————————
拉开窗帘,外面的阳光照了进来。勇利打开窗,向窗外探了探脑袋,天上一片云都没有,他不禁对天气预报的准确度产生了怀疑。
今天他起的很早,他必须赶在登记税务的队伍排到门外之前赶到国税局。勇利叫醒维克托,等他完全清醒之后交代他今天的任务——即使他还得去冰场。确认好所有证件和账本都在包里乖乖躺着,勇利抬了抬眉毛,向有些时间不用的狗食盆里倒了点水,又瞥了眼鞋柜旁边的伞,开门走了出去。
——————————————
“真是太糟糕了……”勇利湿着衣服站在公交站台上。这当然不仅是指这翻脸比翻书还快的天气,更是由于业务窗口里边那瘦削且刻薄的老头儿和门口矮胖却是同样刻薄的保安——他们吃着我们的税金都在干点儿什么活儿?他掏出手帕擦了擦头发。
“哎呀……这是胜生?”
勇利听到自己的旧姓,转过了头。
“啊,现在是尼基福罗夫先生了。”老太太收下伞,站到勇利的一边。
“您是……?”他有些疑惑的看了看面前老太太的样子,突然说道,“小早川老师?!”
“呵呵,”老太太敲了敲肩膀笑道,“我就快不是老师咯……”她顿了顿,“送走这批油嘴滑舌的臭小子,我就要退休咯。”
“您从前就老这么说。”
“这次是真不教了。”她坐在一旁的木长椅上,“我把我的大半辈子都托付给了那个小方桌……即使我瞎了,去教室我也不会撞到墙上。”
“小早川老师您真是一点没变。”勇利挨着老太太坐下。
“什么?”
“我指…恩……您的普通话。”和你换了一粒又一粒扣子的领口绣花的白衬衫。
“嘿!还跟我贫嘴!”
“老师,我真没想到您还记得我。”勇利笑着卷起袖子。
老太太摸出来口袋里的老花镜,“怎么可能会忘记呢,你可是我们国家的骄傲啊。”
突入而来的夸奖让勇利觉得有些不好意思,“都好多年了……”
短暂的沉默之后,老太太站起身来:“不要摇嘞……起来咯!”与十几年前的声音完全不同,这句话听起来沙哑而且苍老。勇利不禁想起曾经躲在最后一排上打盹儿的化学课和回忆里总是一边敲着黑板、一边说着自己肝疼,送走我们就立马退休,一边又从课本扯向国家大事、尚且还看起来年轻的小早川老师。
原来……她真的要退休了。
又是一阵沉默,直到公交车在面前停下。
“我来帮您拎菜吧?”勇利伸过手去。
谁知老太太手一缩:“我力气还大着呢。”说着还掂了掂手里的袋子。
勇利最终还是帮老太太提了菜。
“小早川老师,我是指您的丈夫——他还教历史吗?”
“不,他前年就不做了。”
“哦,是……”
“可他还是改不了质疑教科书的习惯……”老太太打开门,努了努嘴,“你看……”
“这简直就是秽史!就不应该教学生这个!”
“阿栋啊……你又这样……”老太太捡起地上的历史教科书。
“说真的,村上春树真是个勇士!为什么不给他颁个奖?!”他拍着书页,“真搞不懂二战的……恩?你带了人回来?”他移下老花镜,定定地朝门口看了会儿。
“小早川老师,好久不见了。”勇利恭恭敬敬地鞠了一躬。
“啊,是胜生啊……”他又把眼镜移了回去。
“您也还记得我呀?”
“当然记得,你平常考试经常不及格。”他有些驼背了,“我那时都以为我的不败记录就要栽在你手上了。”
勇利不知说什么好,只能嘿嘿地笑着。
“你别跟他一般见识。”老太太朝勇利挤了挤眼睛,“他的不败记录到退休都没破,可把他得意的……”
“其实我觉得他交过的学生在结业考的时候都是及格的这事儿很厉害啊。”
“也是……”老太太换上围裙,“进来喝杯茶吧?”
“不了不了,我还得回家看店。”他连忙推辞,又小小地鞠了几个躬走出了大门。
外面的雨暂时停了。勇利走到岔路口又回头看了看老师的房子,老太太还站在门口,见他回头,就又挥了挥手。勇利回应着,转了弯,消失在老太太的视野里。
或许,或许……哎…………
—————————————————
勇利没急着回家,他顺道拐去了冰场——维克托和还在休假的小子们一定在那儿。
“维……”
“啊,勇利你可来了,”优子见推门而入的勇利,立刻迎了上去,“维克托正在休息室里面发火呢,你去劝劝……”
“哎呀……”勇利抓了抓头发。
不得不说,自从维克托退役当上了教练,他就跟雅克夫越来越像了——不止是指那他危险的发际线——他变得更加倔强和顽固,对于编舞也是更加刁钻,即使他对勇利还是一如既往的好。
“你难道还想上场吗?!!你现在身上说不定就是有哪根骨头已经断了!你想下半生残废还是怎么样?!”面对真浩无声的请求,维克托简直就快要气急败坏,他跺着脚,“你听好了,你才二十岁,你前途无量,你没必要在这样一个小小的活动上就折掉你的未来。你已经疼得快动不了了不是吗?虽然很对不起那些小朋友,可是你要知道……”听的出他已经咬牙切齿,“难道我的学生都要是这样的人吗?!你也是,勇利也是!!你们!这一群!无可救药的!蠢货!!”
对于教练这样的愤怒,真浩还是选择把嘴闭上。
“该死!”维克托在包里翻找着什么,然后丢出来两只药膏和一板止痛药,“愣着做什么,快把鞋脱了。”他说,“我可不再来管你怎么样,你就和你那过剩的同情心一起摔在冰面上吧!”他恶狠狠地抓过刚脱出鞋子的脚,“你们真是被滑冰给洗脑了!”
维克托很用力地抹着药膏,这让真浩感觉他原本还好好的骨头就要被生生掐碎了,他咧着嘴,没话可以说。
在维克托差不多把气话都说完了之后,真浩用着试探的口吻问他亲爱的俄罗斯教练,“这事要公开吗?”
维克托翻给他一个白眼,“你要是想在人们眼里成为一个即使负伤上场也不辜负观众的好孩子的话。”这语气里面满是讽刺,“在我看来,你就是个不拿自己身体当回事儿的毛孩儿。”
真浩抿了抿嘴,咽下放在一旁的药片,祈祷着一会儿上场时这可怜的关节还能支撑他一两个跳跃。
这时候维克托才想到雅克夫以前到底为他掉了多少头发。
“为一会儿的慈善演出吵架?”勇利敲了敲门。
“亲爱的,你听我说……”他不可抑制地叹了口气。
“我知道…我知道……”勇利拍拍肩,人维克托坐下,“别这么生气。”
“你一定是想说你也这么胡来过。”维克托给了他的爱人一记眼刀,“你们怎么……”
“那我得来数数你在役时候瞒过多少次伤。”
“…………”
“喂!你们好了没!?”尤里踢开休息室的门,“小孩子们都等了好一会儿了!嘿!奥塔!把那小鬼给我放下!”尤里忽的看向走廊。
“奥塔哥哥……”润介这时声音听起来软软的。
“奥塔!”
“尤拉……”
尤里暴躁地揉了揉头发。
——————————————————
冰场上的大灯一盏盏熄灭,只剩下聚光灯指向了冰场边缘的真浩。
“去吧……”维克托一拍他的后背,把他推向了冰场中央。

——————————————————————
瞒伤这个事就让人好气哦……
气气气……
最近太沉迷羽生忘记更文了,对不起(土下座)

顺便这篇文章也纪念一下我们退休了的地理老师和结业了的史地政化的四门课♡♡

炸!!!

蜜蘋果:

轉自Instagram (kaizersama)


我剛剛瞬間以為自己看到了真的Yurio!!有些動作真的是神還原啊我都要懷疑這位Coser是不是學過舞否則身體怎麼那麼軟,劈腿的動作真的好美啊嗚嗚嗚(´///☁///`)


最後兩張奧尤(,,・ω・,,)其實他的INS內還有與其他Cos維克托和勇利的合照。
但由於圖片有點多,我就轉個10張,有興趣的自己去INS看其他圖,不轉了(๑•́ ₃ •̀๑)

明天段考最後一天,看看我現在還在幹嘛( ×ω× )

◢▆▅▄▃崩╰(〒皿〒)╯潰▃▄▅▇◣

赶紧码!!

兔呆呆呆呆too:

挖出分享了一点我个人在B站上的一点mad收藏(☆_☆)
av8116129(燃向just like Fire)
av8344774(羽生✖️结弦)
av7368010 上帝啊这是怎样的男人
av5133994 沉迷男色无法自拔ε-(´∀`; )
av9406419 燃向完全感觉Dreamer)
av3899304 hall of fame
av9047285 Dream it possible)
av8159210 岁月神偷⁄(⁄ ⁄ ⁄ω⁄ ⁄ ⁄)
av9587964 谢谢你让我们在你最美好的年纪遇到你
av7024733 羽生系列曲
av7901577 纯白战场,年轻的王
av4251331 以梦为证
av9819737 Got a piece of candy and it's all for you
av7423703 (Intro 序曲)
av8363433 一笑悬命 (治愈系)
av9307809 你只管往前走不必回头,因为我们就在你身后
av9363223 翩翩少年,惊鸿一面
av9694397 (色气向✖️撩人向)
av8884642 lcarus (安利向)
av4986773 一路萌到底
av9787312 shape of you
av9117830 (核燃励志向)٩(˃̶͈̀௰˂̶͈́)و
av9123296 高虐哦~~~
av8011394 man爆!男友力MAX!!
av8121397 高萌(˶‾᷄ ⁻̫ ‾᷅˵)

羽弦结笙(羽弦):

这首就是那个被党员把your body翻译成你牛的世锦赛官方用曲,挺好听的,现在听来有不一样的感动。

2017世界花滑锦标赛男单短节目-羽生结弦

不管怎么样。
你是世界上最棒的羽生结弦。

十小二_Yuzuru:

http://m.weibo.cn/1826082103/4091123956098047
cr.羽生结弦咨询台
不得不说,真不喜欢那裁判和解说
不过我们自由滑再加油!我牛最棒!我爱的男人怎么会输!
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加油!!
全世界最好的羽生结弦❤️

这个cp真的很少见,是尤里奥x真利,但是看着感觉还不错,所以就授权分享给大家。 作者是日本的太太のんさん,授权和p站截图放在了p9和p10。

翻译:紫苑/阿苑 (原po

修嵌:ID:血色天际

禁止二次转载!!禁止二次转载!!禁止二次转载!!!(红字加粗!!)

これから神る

これから神る这句话什么意思。。到现在不知道(捂脸)
神那个字应该怎么读QwQ?

花花的那个衣服没拼好。。。
噗桑是按照 @蘇陽Soyou 的版型做的。。没经过授权,不知道行不行。。
呜呜呜呜呜以后再去做其他衣服的QwQ

名为家(8)

设定:维克托:35岁,花滑退役,任冰场的滑冰教练。
勇利:31岁,花滑退役,继承温泉店。
小儿子润介(ジュンスケ):5岁,幼儿园中班,黑色短发,无眼镜,113cm。
大女儿维娜(ビ—ナ):7岁,一年级,银色长发,较弟弟润介更加强势,129cm。
尤里:23岁,活跃在花滑界,成绩显著,较以前性格有所改善。
奥塔别克:26岁,现役花滑选手,活跃在花滑界。
泽村真浩(マヒロ):维克托的新学生,20岁。

*天呐奥尤总算出场了!!
———————————————————

勇利没有想到这一天会来的这么早,他还想着等孩子长大了再好好跟他们讲讲,可是现在维娜正拉着她的弟弟提出了这个让勇利头疼了很久的问题。
“勇利爸爸,我们是你的孩子吗?”
勇利弯下腰把吸尘器关掉,又多了点小动作给自己几秒思考的时间。
毋庸置疑,这个时候应该给出一个肯定的答案。是,当然是,你们当然是我的宝贝孩子——如果不从血缘上来说的话。
“怎么了,突然问这个问题? ”
“嗯嗯,只是想问问。”说着,维娜把玩具车塞到润介手里。
“当然啦,”勇利蹲下揽住两个孩子,“你们都是上帝赐予我的宝物啊。”
叹了口气,看着孩子们跑回房间,勇利定定地站了会儿,收起了吸尘器。
—————————————————
“我想,你又在为那件事低落了。”维克托把桌上的红笔盖上笔盖又丢回笔筒里。
勇利没有说话,只是把脸捂在手掌中。
维克托叹了口气,搭上他的肩膀,“你要知道从怀孕到分娩不过十个月,而你养育一个孩子到他心智也成熟,足够完全独立时要十五年二十年甚至更久。”维克托接着说,“所以问题不是在是谁生了他们却把他们丢在福利院,而是谁把他们领回来,并致力于给他们一个快乐而完整的生活。”
“恩……”勇利看起来犹豫了会儿,“这些我都知道……只是…只是我在想等他们长大了些我应该怎么再向他们说起这事儿……”
“就……”
“难道还是用上帝神明这样有点可笑的理由跟他们讲?”他说,“天呐,希望以后别有什么隔阂……这真是我最怕的。”
房间里安静了会儿。
“别想这个了,我们想些开心的,”维克托拍了拍手,打断了勇利悲伤的思路,“比如,来想想马上就要休假的尤里奥怎么样?”
“那得给他准备一个舒适的房间。”
“我确信他会带上他亲爱的哈萨克英雄。”
“哦还要好好庆祝一下他们的好成绩!”他说着。
他们紧接着又谈起了当年还在冰上拼搏的事情,谈起那些个拼命的三周跳四周跳,谈起那几个严重的失误和事故,谈起在圣彼得堡带着柴米油盐味的生活。气氛逐渐缓和,两人都哈哈地笑了起来,一时舒心了不少。
——————————————————
他们在电话里面说是半夜里23点的飞机,大概是东京时间五点钟,约是要乘上十三个小时的飞机,于是勇利决定第二天晚上早些解决晚饭,让父母过来带一下孩子,顺带看一下店——那可比勇利熟练多了,跟爱人去机场接那两个年轻人。
或许是因为还处在旅游旺季的原因吧,去机场的路上硬是把提前空出来的时间磨了个精光,把勇利闷得胃里翻腾不说,比预定的飞机降落时间晚了不少。播着电话奔到机场大厅,抬头才见大屏幕上的睌点提醒——不愧是俄罗斯航空……
——————————————————
一开始尤里还在和奥塔别克聊天,后来又掏出了游戏机,一直到还打着怪就直接睡着,时间也没过多久。
期间,奥塔别克醒了几次,看见窗外冉冉升起的太阳又徐徐降下云端,他叫醒尤里,告诉他快要到了,尤里点着头又睡了过去。
真正下飞机的时候已经晚上九点多了,他们领了行李,深一脚浅一脚地扶着行李箱走到大厅。
勇利往出口张望着,试着在熙熙攘攘的人群中找到一个身着豹纹的小伙子。
“你看那是不是?”维克托拍了拍勇利,指着一个捧着手机四处张望的的皮衣男子。
“看起来像,不过尤里奥呢?”
“喂,你们看哪儿呢!”尤里一掌拍在勇利背上,可是把勇利吓得跳起。
“尤里奥,你这样早晚会把我亲爱的小猪给吓死。”维克托拧过面前这个金发男孩的脸。
“放开我,你个老秃子!”他气势汹汹地掰着维克托的手。
“尤拉,你又这么吓唬别人。”高大的哈萨克男人拖着两个行李箱。
尤里好不容易掰开维克托的手,“又没事,猪排饭不会介意的。”
的确勇利是没有介意,他凭借着身高优势把手搭在尤里的头上。
可爱的俄罗斯小老虎又一次跳了起来。
回乌托邦的路上,坐在后排的两人出奇的安静,他们既不是在玩手机也不是在睡觉,只是一言不发地看着窗外。雨点砸在了窗玻璃上,又顺着窗玻璃往下流,因刹车而亮起的红灯模糊的透过玻璃,雨刮器规律地扫过,车停停开开,总还算是平稳。
————————————————————
第二天,终于倒过时差的两人起得格外的早,尤里到处找着那只在他印象里始终健康活泼的大狗,他甚至悄悄地往维克托的房里看了两眼,依旧是无果。他只得坐在院子旁的走廊里同奥塔别克一起吹风。外放的纯音乐听起来有些单薄但却很舒服。
“奥塔别克……”尤里突然开口。
“嗯?”
“我……额…”他顿了顿,“我只是叫叫你……”
“尤拉,你想说什么?”
“我,我只是想马卡钦去哪儿了!你看院子里有个土堆,你猜是不是埋了什么宝藏?!”尤里烦躁地抓了抓头发,不禁咋舌。
“我帮你把头发扎起来吧,或者说,你该剪了?”
“嗯……”他应了一声。
雨约莫是才停了没多久,深吸一口气,空气中的水分被带入鼻腔,混着泥土的味道。
“尤里。”
“恩?”
“你退役之后有想过怎么过吗?”奥塔别克拉着橡皮筋说道,“比如跟谁生活在一起什么的。”
“啊?”
“不,没什么,我就说说罢了。”他拿起手机换了首曲子。
“其实…有……吧……”尤里拉着卫衣帽子上的绳。
“是这样啊。”
“你不问问是和谁一块儿吗?!”他猛地一拉,绳子缩进了孔里。
“你愿意说吗?”奥塔别克看着他折腾缩进孔里的绳。
尤里停下手中的动作,愣愣地思考了会儿,“说了你会生气吗?”
“大概?”
“大概是什么?”
“所以,尤拉,你说吗?”奥塔别克直直地看着尤里碧绿的眼睛。
跟你。尤里想这么说。实际上他也这么做了。
多年来他们之间以朋友为名义的微妙平衡终于被打破了。
奥塔别克望着院子里的土堆没有说话。
他是生气了吗?尤里娅这么想着。
两人什么也不说,就这么沉默着,听着安静的音乐,而心脏却是快速地跳动。
——————————————————
尤里其实早就想说这件事儿了,他们打小就见过面,后来又在赛场上重逢,这么多年来——他掰了掰手指——约是有七八年了,他们一直以朋友关系自居,要强的尤里甚至会告诉身边的人他们两个是铁哥们儿,他觉得这样和谐又安全的关系好极了,可他现在亲自破坏了这个美好的天平——好吧,在别人看来这天平早就翘上天了。他现在呼吸平稳得很,而心脏却是在狂跳不止——他只是在兴奋自己会得到一个什么样的回答,当然他也不是没给自己找退路,被拒绝后又只需不以为然后地说:嘿!你想什么呢!我只是说笑啊!就可以回到原来那和谐又安全的关系。
然而他现在找不到他的哈萨克英雄了。
————————————————————
再一次看到奥塔别克的时候已经是傍晚了,他看起来就像是跟巷子里的混混打了一架似的,脸上揩了不少灰,连手机都坏了——屏幕都快碎成渣子。店里忙得很,勇利跟维克托根本没时间招呼他,他看见尤里坐在沙发上,狂躁地点着屏幕,把手机凑到耳边,然后又拿下,接着开始新一轮的点击。尤里嚼着口香糖,把手机往沙发上一摔,抄起衣服就想往外走。然后就跟奥塔别克预想中的一样,他被砸过来的外套所击倒在地,接着那体格不算大的俄罗斯小伙儿就扑在了他身上。尤里睁大了他清澄的眼睛,瞪着奥塔别克的脸一动不动,他龇着牙,活像一只暴怒的老虎。
被尤里瞪着,奥塔别克不知说些什么好。他喉咙很疼,咽口水都疼,奥塔别克就这样看着尤里起身,回房间,然后听见房门的惨叫,也没有吐出一个字。
他猜测着尤里生气的理由,是因为他没一声打招呼就出去了一天,还是教练告诉了这个男孩儿他想退役的愚蠢想法。
“怎么,你小子到底知不知道退役这两字什么意思?”教练说,“你以为你是尼基福罗夫那怪物,退役了一年然后再上俄锦赛又是冠军?”教练开始咆哮,“我告诉你,你退役就是真的退役了!回不来了!”
他敲了敲房门,然后门的那一边似乎是又被衣服砸了个中。奥塔别克从不觉得尤里是个普通的男孩儿,他身体柔软,有着俊美的脸蛋,代替普通男性明显的肌肉线条的是相对纤细的腰肢,但他是个战士,他用他的舞蹈作为武器,一次又一次地给场外的人带来有着攻击性却又是有着强大感染力的表演。奥塔别克着实觉得自己蠢极了,他的确不是维克托 尼基福罗夫,他应该站在冰面上陪伴他亲爱的尤里,直到战士的火焰被岁月所吹熄——不,火焰永远会在尤里宝石般的眼睛里燃烧。
老虎似乎还在气头上,他抓起枕头,当奥塔别克已经准备好接受冲击时,尤里又把枕头放回了原处。
“猪排饭说过两天去赏花。”他说。
奥塔别克点了点头,开口道:“我会和你一块儿去的。”
“马卡钦死了。”他又说。
奥塔别克把落在沙发上的手机放到尤里手边,在他身旁轻轻坐下,“我下个赛季还会参赛的。”他顿了顿,“下下个赛季也会。”
尤里眨了眨眼,“这是当然的,突然说这个干什么?”
“只是想起了那双战士的眼睛。”
尤里又玩起了手机,他断断续续地哼着曲子,看起来快活了不少。
“我更乐意听你叫我将军。”他说。
外面又开始下雨了。

————————————————————
尝试着用翻译体写文章,不知有没有写好。
奥尤总共算是出场并且感情有进展了。可喜可贺!!!
恩。。接下来才是正题

拜托了给点评论吧!!!超想看!!有没有想看的日常梗也说一下啊啊!我会想着写的!!!orz!