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耽美‖原创 借住可以吗?(5)

耽美‖原创
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前期
人设:安格:尽管出了几部书但还是不出名的作家。单身。身高172。偏瘦。
卡伦顿:有着烟瘾的外科医生。单身。身高184。体态匀称。
本文为戏改,不喜勿喷。(求评论啊啊!)
—————————————————————————
〔第五幕〕
【安格上】
安格:先生早安……(坐起来 ,半睁着眼睛 ,屈起腿,头磕在膝盖上,蹭着膝盖上的被子,伸手摸了摸一边,发现没有人)胃好疼……(轻轻揉了揉)
【卡伦顿上】
卡伦顿:(推开家门,引得门边上的铃响了两下)可算是回来了……(搓了搓手呼了口热气,把帽子挂在衣架上,把拎着的牛皮纸袋放在一边,往家里看看发现桌上的早饭没有动,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走进卧室,看见安格顶着蓬乱的头发坐在床上)你坐着干什么?(放开脚步走到安格旁边,摇了摇没睡醒的安格)醒醒,不早了……
安格:(依然埋在膝盖上)恩……
卡伦顿:起来吧,早饭我在给你热一热。(把小小的深褐色玻璃瓶放在床头柜上)这是胃药,我刚刚出去时候买的,可以直接吃。
安格:恩……(捂着胃,抬起头,扯出一点笑脸看着卡伦顿)马上来。
卡伦顿:(弯下身,揉了揉安格的头发)没事吧?疼得厉害?
安格:我没事……(看着卡伦顿冻的惨白的脸,伸出手,捂上去)
卡伦顿:(轻微惊讶了一下,收回放在安格头上的手,直起身,摸了摸鼻子)咳……吃了药出来吧。(转身快步走向客厅)
【卡伦顿下】
安格:(捏了捏鼻梁上部,拿过床头的玻璃瓶,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恩……两片…
〔第五幕完〕 ————————————————————————
〔第六幕〕
【安格上】
安格:(换好了干净的衬衣和织衫,走到浴室,挤着牙膏)先生这么知道我有胃病?
卡伦顿:(在炉子边看着早饭)恩……?哦对,你不知道我是医生。(拿起胡椒,停顿了一下)安格,要加点胡椒吗?
安格:勿要。(嘴里都是泡沫,含着牙刷,吐字不清)
卡伦顿:知道了,刷牙时候别说话。(把胡椒放回原处)
安格:(把泡沫吐掉,漱口,打开水龙头洗干净水池,储了点水在水池里,拉下一旁的毛巾)哇……水好冷……(呼了口气,把手伸进冰冷的水里面,瞬间清醒了不少)
卡伦顿:(把粥端到餐桌上,顺便看了眼站在镜子前捋头发的安格)
安格:呼……清爽多了……(深呼吸,拍拍脸,把毛巾拧干挂起来,转身走向餐厅)
卡伦顿:(坐在椅子上,敲着铁质烟盒)
安格:(拉开椅子坐下,拿起勺子,托着下巴,直直的看着卡伦顿)
卡伦顿:(看了眼安格,把烟盒移到一边)怎么,又被我迷住了?
安格:额……(喝了一口粥)我只是在想我在某种意义上很羡慕医生呢...以前想学医,家里除了祖母全部都反对……
卡伦顿:医生有什么好的……(打开报纸)天天看着别人把命托给你的眼神,冒着被病人感染的风险,被疯子殴打的可能。(翻了一页)哪里好了。
安格:救活一个濒死的人感觉不好吗?(又喝了一口粥)
卡伦顿:哼...也就那样吧。(又翻了一页)
安格:明明很开心...(捧起碗把最后的粥喝完)对了,昨天睡觉时有没有碍到先生?
卡伦顿:当然没有,我甚至都没感受到你的存在。(合上报纸放在一边,把烟盒放进口袋里)你太小了。
安格:真的过分…我还比你大一岁……(起身拿起碗勺走进厨房清洗)
卡伦顿:发育不良。(翘起二郎腿撑着脸颊看着安格)
安格:我可是听得到的。(把碗擦干放起来)
卡伦顿:要我带你上街逛逛吗?今天礼拜。
安格:那就拜托你了。(擦干手上的水,严重的鼻音)穿那件挂着的风衣是不是比较体面?(指了指门口的衣架)
卡伦顿:这倒随便...你进屋穿吧,暖和些。我一会儿去教堂,你也做些礼拜吗?
安格:不了,我就站在教堂外面吧。可惜了,我不信教...(耸了耸肩,穿上了风衣,带了顶帽子)
卡伦顿:那别乱走。(拍拍安格的肩,裹紧大衣,拉着安格出门)
【安格,卡伦顿下】
〔第六幕完〕
—————————————————————————
这次的好多啊……下一篇慢慢重头戏了。

评论

热度(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