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名为“家”(1)

名为“家”(1)
设定:维克托:35岁,花滑退役,任冰场的滑冰教练。
勇利:31岁,花滑退役,继承温泉店。
小儿子润介(ジュンスケ):5岁,幼儿园中班,黑色短发,无眼镜,113cm。
大女儿维娜(ビ—ナ):7岁,一年级,银色长发,较弟弟润介更加强势,129cm。
尤里:23岁,活跃在花滑界,成绩显著,较以前性格有所改善。

*不要问我孩子哪里来的!我不知道!!!!
———————————————————
外面忽然下起雪来,雪刚刚落在草尖上便融成了水滴,夜色悄然降临。
“受来自西伯利亚的寒流影响,未来一周气温将会持续下降,天气将会是持续的降雪,部分地区会出现积雪,请在本周出行的市民…………”电视里穿着职业装的女性带着职业微笑点着身后的大屏幕,播报着天气,“下面请听具体的城市天气预报…………”
“爸爸!爸爸(パパ)!维克托爸爸!”黑发男孩拿着一叠海报,摇着维克托。
“唔……”在被炉中睡着的银发男人并没有理会小孩的叫唤。
“呐……!维克托爸爸!”男孩放下手中的海报,使劲摇着维克托,并凑在耳边大喊了一声。
“啊?!恩?!什么?!怎么了?!”惊醒的维克托忽然坐起,到处张望了几下才发现坐在自己旁边的男孩,“怎么了润介?”揉了揉惺忪的眼睛。
“爸爸!你看!我在勇利爸爸的书架上发现了好多爸爸!”说着把海报都铺撒在桌上,“爸爸好漂亮!”大力拍着桌上的海报。
维克托拿过一张,反到后面看见几个双面胶的贴痕,不禁眯起眼睛勾起嘴角,“嗯哼哼~真是可爱~”
“爸爸?”润介歪过头,对维克托的笑容表示出明显的不解。
“我回来了。”玄关传来勇利的声音,“呼……外面好冷啊……”
“我回来了!”清脆的萝莉音响起,“维克托!要抱抱!”蹬掉了鞋就往屋里跑。
“维娜,要好好叫爸爸啊……还有外面都下雪了,别赤着脚再踩在地上了!”见维娜已经跑进房间,勇利喊都来不及。
“嘿!”女声。
“嘿!”男声。
勇利拎着维娜海绵宝宝的小拖鞋,靠着门框,看着维娜被维克托举高高。
“唔…?”看得入神的勇利忽的感受到身前扑来的一个小家伙。
“勇利爸爸!欢迎回来!”润介拉着勇利的衣服,给了他一个大大的拥抱。
“恩,我回来了~”蹲下揉了揉与自己如出一辙的黑发,又亲了亲脸颊。
————
是的,我们两个有了两个可爱的孩子。
两个孩子都茁壮成长着。
————
“维……维克托!你干了什么?!”看到桌上散放着印满了维克托的海报,立刻放开了润介,扑了过去,脸红到耳根。
“诶……不是我干的哦……”摆出了无辜可怜的表情,“是润介干的……”毫不犹豫的把儿子给出卖了。
勇利说不出话来,愣愣的回过头看着还站在门口一副快哭了样子的润介。
“爸爸对不起……QAQ!!”泪腺也完美的继承了他的父亲。
“哇……没事的没事的,别哭啊,我没有怪你啊……!”慌忙地抹去润介脸颊上的眼泪。
“因……因为爸爸看起来好好看,爸爸也很喜欢爸爸的样子,所以就想知道爸爸呜哇……”小孩子哭起来完全找不到头绪。
“润介…别哭别哭……没有怪你。”搂着润介,向一边的父女俩投去求救的眼神,“维克托,维娜……”
“听不见~”谁知两人装模作样地捂住耳朵背过身去。
“呜哇……!!”
“听不见~”
勇利左右为难。
“勇利~不要跟小孩子一般计较嘛~”搭肩抬眉。
“恩……我知道了。”微笑着用力扳开维克托的手,拍了拍,“好啦!不要闹啦,要吃晚饭了哦!”
“恩……?”维克托摸着下巴感到微妙的奇怪。
“唔……”男孩揉着眼睛,吸着鼻子。
“恩~润介最乖了!”抽了张纸巾,凑到润介的鼻尖,“擤一下。”
“润介好恶心!”维娜在一边嚷到。
“维娜,不能那么说弟弟哦。”叠了一下纸巾,“来,再擤一下。”
擤。拉紧勇利的衣角不放。
“吃饭吧?”轻轻摸了摸润介微红的眼角。
点头点头!
“真乖~”撩起刘海亲了一下,一把抱起小小的润介。
“唔……”环住勇利的脖子。
“勇利~我也要这样的抱抱!”维克托张开双臂。
勇利视而不见。
“勇利……”追着过去又张开双臂。
再次被很好的无视了。
维克托站在桌边,看着桌上三套碗勺,“勇利……我的饭呢……?”
“恩,我忘记做了~”回之以一个完美的微笑。
“QAQ!!”
维娜向维克托骄傲的做了个鬼脸,仿佛是在说“我可是吃到饭并得到抱抱了的”。
————
当然,维克托最终还是吃到了夜宵,抱着勇利一脸满足的睡了一晚上。
对小孩子们露出胜利的笑容。
Victor victory!

———————————————————
感觉这个可以写好长好长……
求点评论啊小可爱们!!!
噗通跪。
         

评论(7)

热度(114)

  1. 樱飞雪紫苑er 转载了此文字
  2. 洛樱轻云紫苑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