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名为“家”(3)

名为“家”(3)
设定:维克托:35岁,花滑退役,任冰场的滑冰教练。
勇利:31岁,花滑退役,继承温泉店。
小儿子润介(ジュンスケ):5岁,幼儿园中班,黑色短发,无眼镜,113cm。
大女儿维娜(ビ—ナ):7岁,一年级,银色长发,较弟弟润介更加强势,129cm。
尤里:23岁,活跃在花滑界,成绩显著,较以前性格有所改善。
泽田真浩(マヒロ):维克托的新学生,20岁。
山下静寺(ヤマシタ シヅテラ):勇利雇的,在乌托邦工作的中年大叔(40岁+)

*不要问我孩子哪里来的!我不知道!!!!
*「xxx」,这个括号里的是勇利的内心独白。
『xxx』,这是维克托的。
——————————————————

勇利抬头看了看钟,时针已经过3,“哎呀得去接他们了。”站起整理了一下桌子上的账簿,“山下桑(さん),店里就拜托你照看一下。”
“哦?今天也去接孩子啊?”叼着没有点着的烟,“你也真是辛苦啊。”
“嘛……”套上大衣,裹好围巾,“那我走了。”
————
望着靠着墙,不停看手表的教练,真浩停下脚下的动作,对着维克托大喊一声,“维克托教练,你先走吧!”
“真浩,你练的怎么样了?”几下滑到正在擦汗的学生面前。
“恩,还行。”
“上次给你纠的地方会了吗?”
“差不多了,恩。”
维克托看了看门外。
“教练你先走吧,我一个人再练练。”
“咳,那我先走了。”快速脱下冰鞋,塞进储物柜,抄起衣服飞奔出门。
“维克托也真是爱女如命啊……”优子滑到真浩旁边。
“呀~真是让人羡慕啊~”说罢,返回训练。
————
勇利抱着润介站在被家长挤的水泄不通的校门口,踮着脚努力看操场上有没有熟悉的班牌。
“勇利!”
在嘈杂的人群中隐约听见有人在叫自己,勇利环顾了一下。
“勇利!这里!”
勇利眯着眼又仔细看了一圈。
“姐姐!”润介拍了拍勇利的脑袋,指了指比人群高出一截的维娜。
“勇利!在这里!”
透过人群的缝隙,看见了银发男人伸长了手对自己不停挥动。挤过人群,头发被蹭的有些乱,把润介又抱紧了些。                             
“勇利,辛苦你啦~”伸手抚平勇利翘起的头发。
“啊咧,维克托,今天不用给真浩君训练嘛?”有些混浊的空气使勇利少些喘不过气,“不是…马上就要比赛了嘛?”
“啊,今天真浩让我先走了。”拉着勇利挤出人群,“而且,虽然他技术不如当时的你,但是心理素质倒是相当好。这点比你强。”笑着和勇利并排走。
“有你在旁边,我发挥的都还行啊。”把润介抱在胸前。
“勇利没有我是不行的呢~哎咻!”调整了一下维娜的位置。                       
“维克托,你手臂没事吗?”伸出一只手拖了维娜一把,“这样是不是不太好?”
“没事没事~”拍了拍不停戳自己发旋的小手。                             
“我也要玩!”看见姐姐在戳发旋,润介直接斜了过去。
“哎哎哎!当心啊!”勇利反应迅速地揽住斜出去的润介。
正在同时被两个小孩戳发旋的父亲——维克托▪尼基福罗夫苦笑着,『自己大概真的要秃了』这么想着。
————
“小老板怎么还不回来,我也是想早点回家陪老婆的啊喂……”山下坐在走廊的小板凳上,把扫把斜在一边,趁着勇利不在,抽了半根烟,“呼……”
“我回来了。”勇利打开门,小孩子们踢掉了鞋子跑进屋内。
“哦,哦!”立即掐灭了烟,“欢迎回来!”
“啊,山下桑,你可以先回去了,今天辛苦你了。”
“不,不,完全不…辛苦……”担心着自己抽烟的事情是否被发现。
“来,把袋子给我。”不同意让维克托提重物。
“勇利……我可以拎的……”说着踏进家门,“你太担心了…”
“那,那我先…走了……?”山下悄悄挪到门口。
“恩,路上小心。”快速的回了一句,又转身去追走在前面的人,“维克托……”
“没事的啦……”
“爸爸爸爸!”维娜站在餐厅门口,“今天我们班一个男生欺负我,被我打回去了!”面对走来的维克托挥舞着小拳头。
“干得好!不愧是我的宝贝女儿!”
“维娜,女孩子不可以打架呢,要去跟老师说啊。”
两个声音同时响起。
“维克托,你这么说有点不对吧,再怎么说女孩子怎么可以打架呢……”
“勇利才是,你女儿可是被欺负了啊…!”
“那也不可以打人家啊,这样不就成了维娜欺负别人了嘛?!”
“那你是想你女儿一直受气下去咯?!”
“不啊!所以要去找老师啊!不然打了人家,人家又欺负回来怎么办呢?!”
“所以说要来一次打一次啊!打到他怕为止啊!”
“维娜可是女孩子诶!怎么可以个跟男孩子打啊!”
“男孩子有什么呀!再说了,找老师有什么用啊!办公室喝茶嘛?!”
“他们都是小孩子,老师教育一下就会听的,用不着打的呀!”
维娜看着两个成年男人为了这事你来我去地吵着,谁都不肯退让,拉都拉不开,撅起嘴,拖走还在一边拉着勇利裤腿的润介,“我们去看公主……!”顺手带上房间的门。
“可是姐姐……”润介指了指房门外,“爸爸还在……”
“随他们去了!以后学校的事情我不说了!”抱胸跺脚。
“唔……”
维娜打开电视,回头看了看扒在门边,透着门缝看外面的润介,也没有再管他。
“姐姐……”润介跑过去拉了拉正抱膝团在沙发上的维娜,见维娜鼓着腮帮子,眼泪在眼眶里打转,“哇……!姐姐!姐姐!”摇了两下,又见她无动于衷,赶忙打开衣橱,捧出自己偷偷藏在橱里的糖罐,跑过去冷不丁被自己的鞋子绊了一跤,糖撒了一地,“呜……姐姐不哭……QAQ”
“噗!润介你好蠢啊……”抹了抹眼睛,笑了笑拉起还趴在地上的弟弟,同时顺走了几颗掉在地上的糖。
“嘿嘿……~”捧着小小的糖罐子,对一下子剥了两粒糖的维娜傻笑。
勇利突然开了门,两个小孩急忙把罐子丢在沙发上,拿个抱枕掩着。
“吃零食了?”
摇头摇头摇头!
「吃了呢……」勇利闭了闭眼,揉了下太阳穴,“出来吃饭吧……”转身走开。
“好险啊……”正准备拿起糖罐。
“你们说了什么吗?”勇利从门后又探出脑袋。
摇头摇头摇头!站的笔直。
“快点哦。”
点头点头点头!
————
“维娜,今天没有被打疼吧?”维克托往维娜碗里夹了筷芹菜。
“没有。”说着把芹菜又抄到维克托碗里。
“以后不可以打架哦……”勇利看见维娜碗里空空的,夹了筷芹菜。
“……”看着碗里的芹菜无语。
“那要是以后有人欺负你,告诉爸爸,爸爸帮你打回去哦!”疑惑自己碗里不知何时多了几根芹菜。
“所以说…这个事情不可以靠打来解决的呀……”勇利皱着眉把润介嘴边的饭粒拿掉。
“勇利完全不了解我啊……”
“哦?是吗?”一眼都不看维克托。
“我说啊……维娜被欺负了,想要欺负回去很正常吧……”放下筷子,撑着下巴,“再说了,小孩子之间打架又不是真的……”
“不行,无论什么时候,打架都是很不好的。”
“小孩子直接打架那就是玩,我小孩子的时候也一直跟冰场的人打在一起的。”
“所以才会变成现在你这么教育小孩的啊!再说了,要是一不小心受伤了怎么办啊!”
“勇利太较真了啊!”
“是维克托太不切实际了好吗?!”
不知是哪里戳到了维克托的怒点,“勇利明明对我小时候的事情什么都不知道!而且我现在每天都很努力好吗!?哪里不切实际脱离现实啦!”拍桌,“我很累啊!”
“我知道啊!”勇利站起,“我知道你很累啊!你为什么一直要跟我吵啊…!你不知道你手臂上伤还没有好嘛?!”声音渐弱,眼泪大滴大滴地掉在桌面上,“我知道你很努力啊!我都知道啊!我希望你可以好好休息而不是这么跟我吵啊……”握拳,“你不知道……你受伤之后脸色就一直很难看嘛……?”
维克托短路似的站在原地,看着桌子对面的人丢下几乎没有动过的碗筷跑进浴室,刚想伸手拦住他,却被用力推开。浴室里传来水声。维克托捂着眼睛撑着桌子坐下,“呐……维娜……爸爸是不是讲了很过分的话……”
悄悄地把勇利给的芹菜放进维克托的碗里,“恩……”
————
勇利把自己闷在水中,「バカ!バカ!バカ!」忍受着胸腔缺氧的窒息感,忽然感到有东西扑倒自己腿上,没站稳摔坐在地上,“咳…咳!”大口呼吸着新鲜空气。
“爸爸!”
用袖子抹了下眼睛,终于看清了抱着自己大腿不放的小家伙,“润……”
“爸爸!维…维克托爸爸不是故意的……!”
轻轻揉着小东西的头发,无奈的叹了口气。
“爸爸不生气!”
“不生气不生气……”把润介抱在怀里抚着背。
————
世界似乎开启了静音,直到勇利硬是关掉电视,把两个小孩赶去睡觉,与维克托之间也没有一句交流,甚至连眼神交换也没有。
勇利坐在餐桌前,摊着账本,校对数字摁着计算器,又在纸上勾勾划划。
窝在对面沙发里的银发男人,捧着本小说,时不时得翻上几页,而目光却一直在文字和勇利身上徘徊。
孩子们都已经睡了,这个房间里除了勇利手边的按键声,安静得仿佛空气都不在流动。
钟敲了十一下,勇利放下手中的笔,把乌托邦的门锁了起来。
维克托看着勇利走开,扔下手中的书,不管书页是否折起。屏住呼吸翻看着勇利记录的东西,加加减减的符号,红黑交替的墨迹映入眼帘,却不明白这些记录代表着什么意思,『自己已经很久很久没有好好关注过这个他深爱的人了。』
走过走廊,勇利犹豫了一下,在墙上的镜前停住了脚步,手指触碰了镜面,冰冷的触感让他感到十分的真实。镜面中的自己头发已经长到脖子,松散在脸颊边,勇利摘下眼镜,常年掩盖在镜片下的青紫色黑眼圈和眼镜脚长年所致的印记全然映入自己的瞳孔。撩起自己的刘海,侧过脸瞧了瞧,已经找不到多年前赛场上的傲气。抿了抿嘴唇,忍住了再一次叹气的冲动。身侧传来脚步声,勇利放下刘海,闭上了眼睛,轻轻把眼镜架会鼻梁上,并不想转身。
“勇利……”维克托垂着眼帘穿过勇利的腋下从后面环住了面无表情的男人。
勇利从镜子里看着带着一脸歉意和疲惫的银发男人将自己禁锢在怀中。
“勇利……”将脑袋埋在人的脖颈间,气息轻轻喷吐,“勇利……抱歉……我们不吵了好不好……”
勇利慢慢闭上了眼睛,“恩……”感觉到了身后男人的怀抱又紧了几分。
“对不起……”
“恩……”侧过头抚了抚柔软的银发。

———————————————————————
满足你们想看吵架~但是一开口就ooc真的不能怪我!!(怪我怪我)你们这么喜欢看恩爱夫夫吵架嘛?!为了补偿一下吵架时候的ooc……我决定下个礼拜勤快一点……更两篇……
祝看的愉快♡
啊对了,要评论啊啊!你们的评论就是我写文的动力!!!还有什么想看的梗嘛?!写出来我试着写呀!!
好了,很晚了,大家晚安祝好梦♡♡

评论(9)

热度(82)

  1. 樱飞雪紫苑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