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名为“家”(4)

名为“家”(4)
设定:维克托:35岁,花滑退役,任冰场的滑冰教练。
勇利:31岁,花滑退役,继承温泉店。
小儿子润介(ジュンスケ):5岁,幼儿园中班,黑色短发,无眼镜,113cm。
大女儿维娜(ビ—ナ):7岁,一年级,银色长发,较弟弟润介更加强势,129cm。
尤里:23岁,活跃在花滑界,成绩显著,较以前性格有所改善。
泽村真浩(マヒロ):维克托的新学生,20岁。
山下静寺(ヤマシタ シヅテラ):勇利雇的,在乌托邦工作的中年大叔(40岁+)
冈田(オカタ),井上(イノウエ):乌托邦老客户。

*不要问我孩子哪里来的!我不知道!!!!
*「xxx」,这个括号里的是勇利的内心独白。
『xxx』,这是维克托的。
——————————————————
“欢迎光临。”勇利听见移门被拉开的声音,条件反射似的说道,抬头看向门的方向,“啊,维克托……”
“我回来了。”不像以前那么踩着鞋跟,而是小心脱下,放进鞋柜。
勇利扶了扶眼镜,察觉到有些异样,“发生了什么吗?”绕过放置在前台的圣诞树,迎向维克托,“今天回来的好早啊。”
扯下脖子上的围巾,“恩,今天稍微早点,想起来还有些事情没做,就快点回来了。”说着往里屋走。
“行李的话我已经帮你准备好了哦。”正想跟着过去,忽然移门又被拉开,“啊,欢迎回来。”
“没事,你先忙吧。”维克托向勇利摆了摆手,“我去看看维娜他们。”
正值七点,老客户们都惯例地吃好晚饭到乌托邦泡个澡,碰到兴致高的时候还要喝上两杯。
“话说马上就要到大奖赛决赛了啊……今年我们这儿的那小子怎么样?”年过六十的井上大爷播到了正在播报新闻的体育频道。
“今年泽村那小子不行啊。”冈田到了一小碟酒,“没进决赛……听说最近是要去美国参加什么小比赛。”一饮而尽,“还不如我们勇利,对吧!”一把勾住走过勇利的脖子,弄得他一个踉跄。
“哈……”明显没有了解状况。
“你就别谦虚了!大奖赛金牌得主!”使劲拍了一下背。
“诶,这儿还有维克托呢!这边一个,那边五个!六个!顺啊!”
“这次维克托还要陪着泽村去美国的吧。”又是一碟酒下肚,“真的辛苦啊……”
“冈田桑(さん),光喝酒可是不好的哦。”勇利听着新闻,对着一个劲喝酒的冈田先生劝道。
“没事没事!”挥了挥手,又准备倒上一碟。
“酒瓶我拿走了啊……”撩了撩颈后的碎发,原先长长的头发已被扎成小揪。
“哎……!”端着空酒碟看着勇利顺走了酒瓶。
————
钟敲过九点,勇利无聊地转着自己左手无名指上的戒指,实在觉得维克托今天安静地反常,起身走向里屋。
“哎咻!”房间里传来声音。
“维克托?”勇利疑惑得看着从橱里翻出一床棉毯的银发男人,“你在干什么?”
“啊,勇利~”听见了身后传来的声音回过头,“要降温了,我再铺一床,可以暖和一点。”
“可是天气预报里没说啊,反而要升温来着。”接过棉毯放在床上,“当心手…”
“没事啦,已经好了~”动了动手臂。
稍稍用力地拍了下伤口的地方,“哦?是吗?”
“嘶…!”缩回手臂,“勇利好过分。快去忙啦,我来铺。”
“但是……”
“快去啦!有人在叫你了哦,小老板~”推出房门。
————
乌托邦打烊后,勇利在电脑上确认着明天两人的机票。
“勇利…别看了……快过来睡了…”维克托趴在被窝里,快速浏览着自己的INS,“啊,克里斯到澳大利亚去度假了。”
“来了,来了。”合上笔记本,看到床上的男人从床的内侧挪到了外侧。勇利踩上床,跨过维克托,睡到了靠墙的一边。
勇利一进被窝,维克托就把正在充电的手机扔在一边,伸手关掉台灯,把勇利搂进怀中,把人头发上的皮筋拉下放在枕边,感到怀中的人眯着眼蹭了蹭枕头,揉了把带着洗发露香味的头发,在额头上印下一吻,“勇利,晚安~”
“晚安。”感受着面前人胸腔的起伏,规律的呼吸,伴着自己不断上涌的记忆,终是熟睡而去。
「如果这次勇利失败,没有登上领奖台的话,我就引咎辞去教练的职务。」
「为什么…要这么说呢……」
「不要离开我啊……!」
「看我。」
「请…只看我一个人……」
听见枕边人几近呜咽的声音,维克托揉了揉眼睛,看向窗外,依旧是一片漆黑,摁下手机开关,皱着眉,眯起眼,被突然的刺眼亮光惹得十分不快。4:28。把台灯开关拨过一点,托着下巴,把自己撑起半个身来。昏暗的光照亮了些勇利的脸颊。
“唔……”抓着枕头边的黑发男人往被子里躲了躲。
维克托赶忙用身体挡住灯光,只能隐约看见勇利的轮廓。
“不要走……”
“我在的。”抚上人的肩。
“呆在我身边……”
“恩,我在这。”轻轻拍打着正被噩梦所困扰的人背。
眯着眼睛一直轻拍着勇利的维克托,待到人呼吸平稳,转身准备关掉台灯。
“维恰……”
勇利喃喃一语惹得银发男人一惊,嘴角勾起弧度,指节蹭着脸颊,捋了捋凌乱的黑发,“恩。”
————
“维克托…!快点起来!”勇利使劲摇着坐在床上依然睡迷糊的人,“要来不及了!”
“勇利…叫我名字……”
“哈……”扯脸,“维克托!起来啦!”
“勇——利——”
“干——嘛——(な——に——)”
“叫我名字……”
“所以说……维克托!快醒醒!”
“不是这个QAQ……”
“你还有第二个吗?!别说梦话了快起来!”
“勇利,你不记得晚上的事情了吗?QAQ”拉住衣袖。
“啊?记得什么……?”扶额。
“唔,我起来了……”满脸惆怅。
————
“呀……教练怎么还没到……”真浩不停看着手表,与约定的时间已经超过了近一个小时,站在候机室时不时环顾一下四周,看到银色的头发不禁眼前一亮,“维克托教练!”向在托运处办理手续的两人招手。
“维克托。”把机票放入深棕色皮夹的夹层中,递到人的手里,“你手臂上的伤还没有痊愈,到了美国之后不要吃生的吃辣的吃海鲜……”
“勇利,你已经重复了第三遍了……”赶紧止住还想接着往下讲的勇利,“我知道,我知道…行李不要忘记拿,下了飞机记得打电话,拿到日程表要告诉你,随时保持联系通畅对不对?”
勇利点了点头,脸上浮现出淡淡的失落,这没能逃过维克托的眼睛。
“唔!”勇利被一把抱住,“维克托?”
“勇利!等我回来!”
迟疑了一下,“恩!”
拉过手亲了亲银亮的戒指,向真浩跑去。
着陆的飞机反射的太阳的光,那枚戒指,那银色的发丝,那个人,依旧是那么闪耀。
玻璃对面的男人对自己说了什么,声音被嘈杂的人声掩盖。
但是……
“我出发了。”
还是能够明白……
“路上小心!”
自己最爱的人说了什么。

—————————————————————————
恩……我埋了几个小细节悄咪咪的发糖……
所以!!小可爱们!用你们kirakira的眼睛找出来啊!!
找出来的话求点评论!!乱想想瞎猜猜也行!我就是想看评论QwQ!!找出来的小可爱有奖(并没有)QwQ……
orz…需要评论的滋润_(:з」∠)_

评论(7)

热度(61)

  1. 樱飞雪紫苑er 转载了此文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