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It finally began

It finally began

*小刀,ご注意。
*请看到最后。
———————————————————
结束了。
yuri on ice 的最后一个音符落下,勇利朝着维克托摆出最后一个姿势。
都结束了。
剧烈运动后,喉头被血腥味充斥着,连呼吸都是一种负担。
最终还是失去了
维克托的目光。
是错觉嘛……
不,那是真的。
虽然只是一瞬间,视线移开了。
顾不得血腥味肆意在口中弥漫,努力在这浑浊的空气中汲取氧气,抬头看向场外的银发男人。
看不清……
又揉了揉眼睛,汗水被揉进眼中,带来阵阵刺痛感。
还是看不清……
啊,对了,这一定是自己是个近视眼的原因。
————
把冰刀保护起来,坐在k&c区,自己的心仿佛是停止了跳动。
要是真的这样就好了。
维克托好像在说什么。
捂住耳朵。
都结束了……
————
又是banquet.
把维克托买给自己的西装平整地叠好放进行李箱,换上了去年的那套。
对着镜子打领带。
「Be my coach~维克托~」
停下了手中的动作,任凭领带半系着挂在脖子上。
“Be my coach...”
手边的台灯亮着昏暗发光,右手无名指上的戒指暴露在灯光下,从镜中折射而来的光似乎是有些晃眼。
伸手,凑在镜前看着。
触碰,带着黄金独有的温度。
闭眼,回想着八个月来欢笑或哭泣的每一天。
摘下,这本就是买给自己的安神之物。
已经没有任何挂念了。
将戒指放入旅馆的抽屉里。
就留在这里好了。
————
接过服务生手中的香槟。
今年也是要跟去年一样…吗……
第一杯
第二杯
第三杯
……
第七杯,为什么要这么喝酒呢……
……
第十杯,不能再这样了……
……
第十四杯,这杯香槟似乎有点咸。
第十五杯,这杯也是有咸味的。
第十六杯,这杯也是。
第十七杯,这杯也……
……
正准备灌下第二十杯的时候,停住了。
好难受……
就像是被千万只鬼魇啃食着自己的心脏一般。
放下酒杯,转头看见被团团围住的维克托。
「Be my……」
结束了。
“维克托,我们合个照吧。”
最后一次了。
我很清醒,
我没有醉,
“维克托▪尼基福罗夫,我现在解除你的教练职务。”
我知道我在说什么。
都结束了。
————
拖着行李箱,独自进入机场。
所有的事情,
都结束了。
——————————————
这才不是自己想要的结局!
“下面有请第一位上场的选手,日本的胜生勇利。”
深吸一口气,再次亲吻戒指,滑上冰场。
「维克托,看我。」
乐声再次响起。
YURI ON ICE !!

————————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
11集看得我非常心塞。
下个礼拜我会好好更日常的。
我想看评论(认真脸)

评论(2)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