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色调分离

色调分离

*私设结晶:结晶位于人的心口,有着属于个人的颜色,颜色由自己的经历、生活环境和个人觉悟等因素而定。可以根据自己的意愿将自己的颜色通过各种方式表现出来(如文中点染在手工袋,指尖,冰刀上等)。
*效果的话可以参考op中三人指尖上的那样。
*圣诞换题活动产物♡
———————————————————
「好漂亮啊……」小小的勇利站在电视机前睁大着眼睛看着荧幕里那个留着异于普通男生而略长银发的人,从心底发出了赞美。
“再靠这么近的话眼镜度数就要加深了!”宽子拉着小勇利的领子,将快要贴在屏幕上的男孩向后拖了些。
“啊!是维克托!好帅啊——!就比我们大四岁滑的这么好——”优子捧着脸,“要是可以嫁给一个像维克托那样,结晶那么好看,滑冰技术也这么优秀的人就好了~!”
还不知道什么是恋爱的勇利侧过头,偷偷看着双眼对着电视里银发男生闪闪发光的优子,暗自下决心「要变得像维克托那样!」

在屏幕对面的方才十二的维克托已经是花滑少年组的常胜将军,与他的瞳孔的一般,清澈的海水蓝与点缀似的薄荷绿交织在一起,构成他的结晶色。每当眸中映入他的颜色时,总能感受到扑面而来的清凉。

「维克托……」升上初中的勇利一遍又一遍地看着刚刚进军成年组的维克托,视线追随着他尚未脱离少女气息的背影,觉得他的颜色似乎变得更加柔和,不自觉得叹了口气。
自勇利开始模仿维克托以来,已经有四年,在学校里经常会被同学说道自己的结晶就跟维克托的一样,好像是从天陨落的星辰。
「哪里不对……」这么想着,「维克托不是这个颜色……」在冰面上模仿着维克托的新曲,正因为不能四周跳而苦恼着,「更加纯粹……更加,更加……」

“勇利~你的颜色真好看,跟维克托的一模一样!”爱良翘着凳子,叼着百奇回过头对着勇利笑笑,“而且技术也这么好,以后一定可以跟维克托站在同一个冰场上的~!”
“哇……这个目标好遥远啊……”勇利不好意思地抓了抓后脑勺的头发。
“中田君!”教室门口传来女孩子的声音,“那个……今天是情人节……”低着头,脸上浮着红晕,就好像使出了一生的勇气一样,把小小的手工袋递到一个男生面前,“希望你可以收下……!”
“啊…恩…谢谢……”好像是明白的那个女生所表达的意思,中田挠了挠脸颊,移开视线,小心翼翼地把情人节礼物揣进口袋。
「袋子上是橙色的结晶色呢……」
勇利托着下巴,叹了口气,又看向窗外阴沉的天空。

已经是高三学生的勇利,自然是开始明白何为恋爱。
小时候偷偷喜欢着的优子已经跟一直的玩伴西郡交往。
即便如此勇利还是坚持模仿维克托,或许这已经是一种习惯。

毕业后,以出众的学业成绩和较一般人更为精湛的滑冰技术,勇利作为特遣生前往了底特律。
在教练切雷斯提诺的指导下勇利参加了不少国际间大大小小的比赛。
勇利的坚持,使得解说在赛场上介绍他时都会对他与维克托极为相似的结晶色说上几句。
但是相似总归是相似……
在这个黑发青年23岁的时候,他终于与维克托站在了同一个赛场上。
「啊……真的好漂亮啊……」在结束多次跳跃失败的表演后,坐在观众席上看着维克托失神,「我这样…又算什么……」
场上的维克托早已剪去长发,蜕去了局限在少女的美感,成年男子独有的气场铺满了整个比赛场地,在时间的沉淀下,结晶已经从滩涂边浅水般温和的颜色和变为月光下与浮萍独处的湖泊的深邃。

维克托注意到了这个与他有着相似结晶色却依然有着微妙不同的黑发青年,“要一起合照吗?”
勇利抿了抿嘴,转过身,拖着行李箱快步走出场馆,「真是…太没出息了……」
看着勇利消失在人群中,这位冰上王者似乎有些动摇。

在旅馆滑着手机屏幕,不断刷新的新闻动态差点使手机卡死在一个界面上。
〔胜生勇利,不要放弃!〕
突然蹦出的标题把呆滞的勇利着实吓了一跳。这位编者为了表达对日本新生花滑运动员的支持,特意讲标题颜色调成了勇利的结晶色,并且标注在旁边。文章下面所有的评论都改用了这个可以说是璀璨的颜色。连身为教练的切雷斯提诺都特意把新闻翻出来,指着屏幕对着灵魂离体的勇利不停的鼓励。
全世界都被骗了。
那不是勇利的颜色。
那是维克托。

「果然还是退役吧……」黑发青年窝在电脑前,写给披集的邮件只有寥寥数语,不知写些什么好。看了眼手机上自己翻滑的曲子——‘不要离开伴我身边’的点击量飞快上升。但是,在这个蓝色框架的眼镜下的脸上没有显现出半点开心的表情。
“勇利,可以出来帮忙铲一下雪嘛!?”在乌托邦运营的黄金时间,客人把厅堂挤得满满当当。
“恩!来了!”匆匆披上衣服,跑下楼梯,“维酱?!!”被迎面而来的巨型贵宾扑了个正着,没有稳住脚便摔在了地上,“等等,这不是……”
这世界上不会再有第二个人养着这样的狗了,至少对他来说,只有一个人……
「维克托?!」飞奔在走廊上,险些撞上好几个客人,「不会吧,这么巧?!」
“啪!”移门被用力打开,撞击在门框上,声音爽脆。
氤氲的水汽扑面,柔和又不失清冽的颜色透过覆上了薄雾的镜片映入勇利深琥珀色的瞳孔,“维克…托……”
“嗨~勇利~从今天开始我就是你的教练了哦~”从水中站起的银发男人,朝着勇利伸出了手。
「真的是他!」狠狠地掐一把自己的手臂,「不是做梦!」

“勇利~”刚刚出浴的维克托半挂着浴衣,轻轻抬起勇利的下巴,“作为你的教练,我有很多东西需要知道呢…~”
“诶?”
“喜欢吃什么?喜欢什么样的女孩子?平时在哪里训练?为什么……我们的颜色这么相近?”
面前这个银发的俄罗斯人一点点贴近勇利的脸,近到眼睛无法再在他的脸上对焦,只得愣愣的看着暴露在衣服外的锁骨。
“勇利?”似乎是感觉到了面前这个青年对自己的言行没有一丝反应,维克托停下了动作,退回原位。收缩的瞳孔,微张的嘴巴,几乎察觉不到的呼吸,把惊讶二字写在脸上的勇利惹得这个初来乍到的教练不禁轻笑。
“今今今天已经很晚了!维克托,不不不,尼基福罗夫先生刚刚到日本很累吧!今天就早点休息吧!!”赶忙退到门边,逃也似的跑了出去。

定下了温泉 on ice的曲目,被问道自己的eros是什么而迷茫的勇利面对着一桌的饭菜表情呆滞。
“你再摆出这样的脸饭都变得难吃了!”千里迢迢追着维克托赶到日本来的16岁的暴躁少年尤里端着碗不留情地踹了勇利一脚。
被踹了一脚的勇利回过神第一眼就是桌上还冒着热气的猪扒饭,“对了!我的eros就是猪扒饭!”
这显然是一个出人意料的答案。
“好啊好啊,那就这个吧……”凝视着勇利胸口的结晶,就感觉颜色的动态平静得就像无风的湖面,没有一点涟漪。

夜晚,在熟睡的黑发青年的结晶中窜出了一丝从没有出现在他记忆里自己结晶中的蓝色。
无人发觉……

勇利在上场前突然抱住维克托,“请只看我一个人……”轻轻将自己的颜色点染在维克托的指尖,短暂地停留后,消失在灯光下。
低头看了看指尖,凑到唇边,『勇利,加油。』

“勇利,你的颜色是什么?”某一天维克托扳住勇利的肩膀,直直得看着深琥珀色的瞳孔。
“啊…?什么……?”被看得有些发毛,“就是……”
“不是这个。”吐了一口气,“勇利的颜色,不是这个。”贴上额头,“勇利,告诉我你真正的颜色……”
“维克托真是一直都问一点完全搞不明白的问题…!”推开这个比自己高出一截的男人,撇过头,“就是现在看见的,是我的颜色…!”又偷偷看了看维克托的脸,拎起包快步走开。
「不是我自己的颜色……」
「那是因为……」抛开维克托在身后,大步奔跑在街上,「那是……」在路灯旁停下不住喘息,「仰慕你……」

“勇利,如果你这次失误没有登上领奖台的话,我就引咎辞职。”撩了撩额前的头发。
「……」
“为什么……”没有征兆,泪珠滚下脸颊,“现在要说这个话来试我呢……”
「我……」
“你要比我更相信我会赢啊!”声音也不受大脑控制。
「跟你不一样啊……」
“就算是骗我也好!呆在我身边不要离开啊!”揪着教练的衣领大声吼出。
「跟维克托不一样,我不能没有你啊…!」

被扑倒在了冰面上,被亲吻了……
瞳孔因惊讶而收缩。
「我本就不是维克托。」拥抱着将自己的脑袋埋在银发男人的脖颈间。

拂晓,勇利站在镜子前,凝视着自己胸口的结晶,在维克托般的颜色后面有几抹纯蓝悄悄掩藏。
「我的…颜色……」

「我是为谁而舞。」干脆利落的西班牙风格的动作,「我从世界手里夺走了维克托。」冰刀削起的冰渣,「没有人希望我赢。」流畅的跳跃,「我会赢。然后证明……」刹得在指尖点染颜色,「知晓爱的我……」纯蓝色如流星一闪而过。

“维克托……”右手无名指似乎在隐隐作痛,“大奖赛之后,我们就结束吧……”
“诶……”
抢在面前这个一脸茫然的男人说出话前,“维克托已经为我付出的够多了。”逼着自己的声音不颤抖,“大奖赛之后我将会退役,而维克托会重新回到冰场上。”
王者落泪了。
“我是在生气啊!勇利退役,而我返回竞技,这种话你也真敢说出口啊!”拍开这个带着与自己右手无名指上配对戒指的手。
勇利张了张嘴,没有说出一个字。

「你知道吗维克托……」熟悉的音乐声响起,「这一定是我花滑生涯中最后一次的自由滑了……」连续不断的钢琴音传入耳中,「真的对不起……」第一个跳跃稳稳落下,「这份感情我不能以三个字来概括……」瞬间冰刀与指尖上染上了维克托从没见过的蓝色,「这是我……」冰面上,勇利留下的冰痕都留着属于这个24岁青年淡淡的纯蓝,「我不想结束啊……」与冰冷的蓝色截然不同的温暖充斥着全场,「可是如果我不离开……」联合跳跃成功,「那你又怎会……」消失的小提琴声音又重新加入到音乐中,「回到冰场上……」后内点冰四周跳完美完成,「你有感觉到吗……?」最后的旋转即将结束,「我的挽留和诀别……」乐声末了,指尖落在了维克托所在的方向,指尖划过地方或轻或重地留着勇利爆发出的蓝色,好似是冰雪精灵的眷顾与陪伴,「你感受到了吗?」仰头大喊着宣泄出无法排解的感情,「我的爱……」
身为王者的维克托▪尼基福罗夫向勇利张开怀抱。
滑去飞扑抱住。
「好不甘心……」

维克托找到了雅克夫,对着将要上场的尤里说出了自己将要回归赛场上意愿。
胸口溢满烈火般颜色的少年揪住自己的衣袖,“猪扒饭是要退役……?!”
垂下眼帘,庆幸着刘海可以遮过眼睛,掩盖住了内心针扎一样的痛楚,一把搂住尤里,将他紧紧的按在怀里。
『拜托你了……把他带回来……』
看着少年颜色的烈火溢出冰场,维克托小心地瞥了眼勇利。自己竟将自己的情愿都托付给了冰场上翩舞的人。

勇利看尤里时眼睛是闪闪发亮的。就像是被这浓烈的气氛感染了一样,勇利抛开有些可惜的银牌,将维克托扑倒在地,“维克托,再和我一起继续一年的竞技生活吧!”坚定地注视着维克托的眼睛,“金牌!我一定会拿到的!”
维克托的眼睛不再向比赛开始前那样黯淡无光,仿佛是光线重新射入了瞳孔,眸中满满都是希望。

“日本选手胜生勇利所表演的节目是维克托▪尼基福罗夫上个赛季的自由滑选曲——‘不要离开伴我身旁’”
聚光灯下,勇利流畅地动作吸引着在场的每个人。
紫色的灯光打下,维克托滑到了勇利身侧。
“呐,维克托……”
“恩?”
覆上人的脸颊,“我的颜色,是什么样的?”
“恩……要说的话……是那枚坠入深海的宝石吧。”托举后,揽着勇利的腰,一个深情的注视。

冰场上无暇的纯蓝和柔情的薄荷蓝糅合在一起,互相交融,却又界线分明。同属于蓝色,却又是两个人。

我所称之为爱的 冰上的全部。
冰上有你。

————————————————————————
呀,看完最后一集感慨万千啊_(:з」∠)_
磨了一个星期却没有写多少,但是昨天一个激动手速爆表,咻咻咻的就写完了。
我对勇利深深的爱(捂脸捂脸)
感谢看到这里的你们♡希望可以喜欢~

咳咳,我想看评论QwQ!(真的!)

评论(10)

热度(9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