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空的?满的?

空的?满的?

*维克托视角
*短小,一篇完结
——————————————————
变幻的巨大荧屏,烁眼的霓虹灯,汽车的鸣笛,司机的辱骂,路人异样的眼光,凛冽的风和我。

风刮过脸颊,就像是刀子勒过皮肤,快要豁开口子。

好疼……

“那个孩子又得了第一啊……看看我们家这个,真是不争气……”
“别说他,人家是天才,随便滑滑就好看的。你看他每次都是衣冠楚楚,一看就知道是哪家少爷……”
“妈妈!我是学习太紧张了,没时间练习,所以才滑不好的!”
“是是,你以后不一定要滑冰,你可以当数学家工程师对不对?”

天才……
少爷……

我低着头,数着地砖上的黑格子。耳边细琐的声音停了下来,抬头才知是雅克夫狠狠地瞪了她们一眼。
“维恰!你要上哪去!快回来!”雅克夫扶着行李箱喊着。
不顾雅克夫的叫喊,我大步的跑了出去,穿过马路,传来的尽是粗语;路过通天高楼,收到的尽是旁人疑惑的眼神;寒冬的风带给自己的只是切肤之痛。

总算是跑不动了。
也不想再跑了。

这是哪里……?

眼前一片漆黑,听声音,隐约知道有几棵枯树,大概是荒废了的公园吧。
回头还能瞧见属于大都市的辉煌,被各色灯光照亮的天空,污浊的颜色看得令人反胃。
所幸,霓虹灯的光亮没有到达眼前这个荒芜的公园。
面前纯粹的黑色就像是不断涌来的深海的浪潮,就快将我吞噬。

啊啊啊啊啊啊!!!!!!
开什么玩笑!!!?
天才?!少爷?!
开什么玩笑!!
你们有父母!!你们可以找理由!!你们有其他的选择!!明明就是不好好练习弱的要死还要来猜测我!!!你不练习你才弱!!我应该怎么办!!我除了滑冰我还有什么!!有其他的选择我早就选了!!你让我怎么办!!!

空旷而寂静的公园从四面八方传来回声,就像是骂尽了毕生的脏话,咆哮过后脱力地跪坐在地上。

天才什么的都是骗人的啊……

                                      

“维恰是不是喜欢滑冰呀,我跟爸爸商量过了,同意送你去学花滑哦!”
“维克托要好好学呀。”
“恩!谢谢爸爸妈妈!”

“你是什么意思!那个女人是谁?!”
“这跟你没关系!你爱怎么样怎么样!!”

“维恰,你是喜欢妈妈,还是喜欢爸爸呀……”

“跟着妈妈一起生活好不好呀……”

“出去!滚出去!你个畜牲!!”
我知道,母亲病了。
母亲开始每天都发了疯一般的摔东西。
我离开了。

“维恰,这是你母亲寄来的。”雅克夫指了指一个牛皮纸包成的信封,“里面是一封信和一沓钱。”
我把冰鞋丢在一边,倒在沙发上。
“你母亲的病似乎是好了,不过从今开始由我照顾你。”
我刷着推特,并没有抬眼。

雅克夫知道……不,不仅是雅克夫,周围的人都注意到了,我变得更加暴躁,更经常地跟雅克夫争吵,更粗暴地对待我的冰鞋和冰场的门——我总是把门拍上,让它发出巨响。

我依然还是穿着绝顶好看的演出服在冰面上起舞,我还是惯例地站在领奖台上举着奖牌或是奖杯,我仍旧在评委的高度评价和观众的欢呼声中走出赛场,我一直都是那些人口中的天才。

那可真是个天才。

不同运动杂志上重复地描写着我那感情充沛的表演,也就只有我知道,那都是空的。
不如说,就连我自己都只是个空壳。


“维克托?你怎么在发呆?”
“啊,没事,我只是想起来以前的事情罢了。”一旁黑发青年关切的声音打断了自己的思绪。
“没事吧?”
“没事……”从他身体上传来的暖流似乎是抵御了初春的寒冷,“勇利,今天月色真美。”
“是的,很美。”
我轻轻地点了一个吻在他的额头。

当初决定休赛一年来到他身边,真是一个大胆的决定。
到底是没有了灵感?还是被他吸引了?亦或只是厌恶了这副空空如也的身躯?
天知道。

我要是带着肩侧的人再滑一次当年的曲子,我觉得我可以拿上一块钻石做的奖牌。

收紧了怀抱。
庭院里樱花树的枝头露出苞芽。
恩,满月。

————————————————
额…………这篇故事写的是维克托小时候的经历,以前很幸福后来父亲出轨,父母离异,母亲精神状况很不稳定,然后维克托就跟雅克夫生活。我觉得雅克夫是相当喜欢维恰的。
在我心目中维克托不是什么天才,也不是一开始就是很土豪的一个角色,我认为他在背后付出的是相比于别人成千上万倍的努力。
从一个只有花滑的空壳维克托,到与勇利相遇之后,有love和life维克托,是一个很大的改变。
啊啊啊啊啊废话好多啊,我是第一次尝试这样的文风,不知道写的是否还和你的口味。
稍微借鉴了一下三月的狮子(强推!)里面的梗。

希望各位读者老爷们可以喜欢qwq
可以的话给个评论吧qwqqq

评论

热度(2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