紫苑er

这里紫苑/阿苑,深深坠入羽生结弦,扣细节狂魔。

耽美‖原创 借住可以吗?(5)

耽美‖原创
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前期
人设:安格:尽管出了几部书但还是不出名的作家。单身。身高172。偏瘦。
卡伦顿:有着烟瘾的外科医生。单身。身高184。体态匀称。
本文为戏改,不喜勿喷。(求评论啊啊!)
—————————————————————————
〔第五幕〕
【安格上】
安格:先生早安……(坐起来 ,半睁着眼睛 ,屈起腿,头磕在膝盖上,蹭着膝盖上的被子,伸手摸了摸一边,发现没有人)胃好疼……(轻轻揉了揉)
【卡伦顿上】
卡伦顿:(推开家门,引得门边上的铃响了两下)可算是回来了……(搓了搓手呼了口热气,把帽子挂在衣架上,把拎着的牛皮纸袋放在一边,往家里看看发现桌上的早饭没有动,蹑手蹑脚,小心翼翼的走进卧室,看见安格顶着蓬乱的头发坐在床上)你坐着干什么?(放开脚步走到安格旁边,摇了摇没睡醒的安格)醒醒,不早了……
安格:(依然埋在膝盖上)恩……
卡伦顿:起来吧,早饭我在给你热一热。(把小小的深褐色玻璃瓶放在床头柜上)这是胃药,我刚刚出去时候买的,可以直接吃。
安格:恩……(捂着胃,抬起头,扯出一点笑脸看着卡伦顿)马上来。
卡伦顿:(弯下身,揉了揉安格的头发)没事吧?疼得厉害?
安格:我没事……(看着卡伦顿冻的惨白的脸,伸出手,捂上去)
卡伦顿:(轻微惊讶了一下,收回放在安格头上的手,直起身,摸了摸鼻子)咳……吃了药出来吧。(转身快步走向客厅)
【卡伦顿下】
安格:(捏了捏鼻梁上部,拿过床头的玻璃瓶,看着上面密密麻麻的字)恩……两片…
〔第五幕完〕 ————————————————————————
〔第六幕〕
【安格上】
安格:(换好了干净的衬衣和织衫,走到浴室,挤着牙膏)先生这么知道我有胃病?
卡伦顿:(在炉子边看着早饭)恩……?哦对,你不知道我是医生。(拿起胡椒,停顿了一下)安格,要加点胡椒吗?
安格:勿要。(嘴里都是泡沫,含着牙刷,吐字不清)
卡伦顿:知道了,刷牙时候别说话。(把胡椒放回原处)
安格:(把泡沫吐掉,漱口,打开水龙头洗干净水池,储了点水在水池里,拉下一旁的毛巾)哇……水好冷……(呼了口气,把手伸进冰冷的水里面,瞬间清醒了不少)
卡伦顿:(把粥端到餐桌上,顺便看了眼站在镜子前捋头发的安格)
安格:呼……清爽多了……(深呼吸,拍拍脸,把毛巾拧干挂起来,转身走向餐厅)
卡伦顿:(坐在椅子上,敲着铁质烟盒)
安格:(拉开椅子坐下,拿起勺子,托着下巴,直直的看着卡伦顿)
卡伦顿:(看了眼安格,把烟盒移到一边)怎么,又被我迷住了?
安格:额……(喝了一口粥)我只是在想我在某种意义上很羡慕医生呢...以前想学医,家里除了祖母全部都反对……
卡伦顿:医生有什么好的……(打开报纸)天天看着别人把命托给你的眼神,冒着被病人感染的风险,被疯子殴打的可能。(翻了一页)哪里好了。
安格:救活一个濒死的人感觉不好吗?(又喝了一口粥)
卡伦顿:哼...也就那样吧。(又翻了一页)
安格:明明很开心...(捧起碗把最后的粥喝完)对了,昨天睡觉时有没有碍到先生?
卡伦顿:当然没有,我甚至都没感受到你的存在。(合上报纸放在一边,把烟盒放进口袋里)你太小了。
安格:真的过分…我还比你大一岁……(起身拿起碗勺走进厨房清洗)
卡伦顿:发育不良。(翘起二郎腿撑着脸颊看着安格)
安格:我可是听得到的。(把碗擦干放起来)
卡伦顿:要我带你上街逛逛吗?今天礼拜。
安格:那就拜托你了。(擦干手上的水,严重的鼻音)穿那件挂着的风衣是不是比较体面?(指了指门口的衣架)
卡伦顿:这倒随便...你进屋穿吧,暖和些。我一会儿去教堂,你也做些礼拜吗?
安格:不了,我就站在教堂外面吧。可惜了,我不信教...(耸了耸肩,穿上了风衣,带了顶帽子)
卡伦顿:那别乱走。(拍拍安格的肩,裹紧大衣,拉着安格出门)
【安格,卡伦顿下】
〔第六幕完〕
—————————————————————————
这次的好多啊……下一篇慢慢重头戏了。

耽美‖原创 借住可以吗?(4)

耽美‖原创
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前期
人设:安格:尽管出了几部书但还是不出名的作家。单身。身高172。偏瘦。
卡伦顿:有着烟瘾的外科医生。单身。身高184。体态匀称。
本文为戏改,不喜勿喷。(求评论啊啊!)
—————————————————————————
〔第四幕〕
【卡伦顿上】
卡伦顿:蓝莓派来啦——(带着手套端着烫手的派大步走向安格)这是我奶奶的手艺。很烫,小心。
安格:(点头,摸上派)呀!(立刻缩手,揉了揉自己的手指,与阿米一起凝视蓝莓派)
卡伦顿:(看了眼安格期待的眼神,把派推到身后,挡住)等一会儿,好东西要有耐心。
安格:(视线跟着派移到卡伦顿身上,抬头看着卡伦顿)先生真是俊美。(点了点头)
卡伦顿:(与安格对视)被我迷住了?(移开视线)话先说着前面,即使你夸我我也不会现在就给你吃派的。(抱胸)
安格:不是啦!(从火炉旁边离开,站在卡伦顿旁边)我是想先生应该已经是到了结婚的年纪了呀?从来没有看见过先生身边有亲密的女人呢。
卡伦顿:你…(伸手准备捏安格的脸)
安格:不。(摆出停的姿势)恩……让我猜猜……先生32了?(摸着下巴推理状)
卡伦顿:我看起来这么显老吗?恩?(一手撑着桌子)
安格:恩?
卡伦顿:我才刚刚满28。(敲了敲桌上的铁质烟盒)
安格:啊……那就更奇怪了。(侧过身看着卡伦顿的眼睛)
卡伦顿:想知道吗?(摇了摇烟盒,抽出一根,叼在嘴里)
安格:想。(睁大眼睛,扬起嘴角)
卡伦顿:(干脆利落地)因为我不喜欢女人啊……(划了根火柴,点燃了烟,甩了甩手,将火柴熄灭)怎么?害怕了?(吸了一口,吐出来,看着安格白的没有血色的脸和眼睛下深深的黑眼圈)
安格:(愣一下)啊……这的确是让人惊讶啊。
卡伦顿:(快速瞥了眼安格)真感谢你没露出那样的表情……
安格:什么?(伸手摘下卡伦顿嘴里的烟)
卡伦顿:没...没什么……(摇了摇手,将安格手里的烟取回,掐灭在烟灰缸里,将身后的蓝莓派推出来,摆在安格面前)吃吧。吃完早些睡,煤油灯你拿着去。(捻起一块大口咬下)
安格:(深吸一口气)好的。(拿起一块,掰了一点给阿米,将剩下的嚼了两下便咽了下去)好吃!
卡伦顿:恩。(拍拍安格的肩)去睡吧。
安格:好的先生。(踢踏着嫌大的拖鞋走进卧室床边,爬上床滚到内侧,拉上被子)先生晚安……(蜷着没有闭眼)
卡伦顿:明天一早我要出门,早餐会帮你做好的,记得吃和等我回来。(拿出烟盒,抽出又一根烟,顿了一下,又放了回去)晚安了安格。(转身走向浴室)【卡伦顿下】
安格:(盯着煤油灯看了一会儿,揉了揉眼睛,蒙上被子睡了)
【窗外下起了雨,雨水打湿了些安格的日记本,卡伦顿上】
卡伦顿:(放轻脚步,走到窗边,依着窗框)让人惊讶吗……(将毛巾搭在一旁的椅子上,关上了窗子,摸了摸安格的日记本,走到了床边,吹灭了灯,躺下,拉上被子,伸手摸了摸安格,确认他还在,闭眼睡了)
安格:唔……(感受到一旁床垫的动静,往外挤了挤,沉沉睡去)
〔第四幕完〕
——————————————————————————
许多动作都是自己做了之后才写上去的_(:з」∠)_不知道真实度够不够。

耽美‖原创 借住可以吗?(3)

耽美‖原创
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前期
人设:安格:尽管出了几部书但还是不出名的作家。单身。身高172。偏瘦。
卡伦顿:有着烟瘾的外科医生。单身。身高184。体态匀称。
本文为戏改,不喜勿喷。(求评论啊啊!)
——————————————————————————
〔第三幕〕
【卡伦顿上】
卡伦顿:(敲敲浴室的门)安格,你还没好?(抬头看了看钟)半小时了,水快凉了啊。
安格:恩好……(停顿一下)我在想一个人……
卡伦顿:恩?你太太?(把衬衣放在门外的小凳子上)
安格:不不不……是个老头。(捧起一捧水,看着它慢慢漏掉)就是以前在教堂门口的拉手风琴卖艺的那个。先生知道他吗?
卡伦顿:杰弗洛?!啊我的老伙计——(激动的转过身,扬起嘴角,停顿一下,恢复冷静)咳...我还记得去年夏天还找过他一起喝酒呢。怎么了?突然想起他?
安格:我曾是他的徒弟。但是从去年冬天开始就不见他了……不知道是遇到了什么事,希望无恙……(凝视着浴缸里的水)
卡伦顿:(点燃一根烟,叹气)那是个穷人,不能挺过寒冬……真是可惜,安格,你知道吗?杰弗洛曾是某个乐团的首席手风琴演奏者,可是不识相,得罪了乐团老板,被逐了出来,落得这个样子。呵,可笑…(冷笑一声,耸了耸肩)
安格:是啊…在我本以为可以成为一个手风琴手的时候,他把我逐出了师门,然后就消失了。(捣着水,发出声响)我那时候还哭了好久呢……(接着捣水)我是最近才知道他曾经这边过,然后...(深吸一口气)我现在在这里了,他又不在了……啧...(挠了挠头发)
卡伦顿:(狠狠吸了口烟,侧过头,脸颊蹭了蹭肩膀,眉头紧蹙)啊他……他曾是我...哦算了,旧事不重提。哪天想起来在跟你说吧。
安格:先生?(向门口探了探脑袋)先生您没事吧?(起身,跨出浴缸,门打开一条小缝)
卡伦顿:(见况赶忙把遇见从缝中递过去)小心点,别感冒了。
安格:好的先生。(擦拭身体)
卡伦顿:虽然这么问晚了些,不介意抽烟吧?(举了举手上的烟)
安格:当然不,以前我也抽,只不过现在戒了而已——抽不起啦——(拖长了音调,在一边擦干了身子,摸过衣服直接套了上去)咦?(表示疑惑歪了歪头,戴上满是水汽的眼镜,皱着眉眯着眼看了看身上的衣服)
卡伦顿:(看着安格疑惑的小动作,捂嘴偷偷笑)狸猫花色喜欢嘛——?我还有菠萝的。(靠近他,居高临下,在脸上恶意的呼出烟)来一根吗?
安格:先生真是……咳……品味独特……咳咳……(被浓重的烟味呛到)我可不敢再染了,好不容易戒掉。(苦笑,双手插在睡衣口袋里)
卡伦顿:(努努嘴,耸了一下肩)那就别戒了,不是酒鬼就好了。好了好了,不逗你了……饿了吗?我去厨房。(把烟丢进烟灰缸)厨房禁止叼着烟入内哦。(拍拍安格的肩直接走向了厨房)【卡伦顿下】
安格:(笑笑没有说话,拖着嫌大的拖鞋,蹭到火炉旁边蹲着,阿米趁机钻进衣服里)
〔第三幕完〕

——————————————————————————
今天的紫苑依旧很勤奋(๑•̀ㅂ•́)و✧

耽美‖原创 借住可以吗?(2)

耽美‖原创
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前期
人设:安格:尽管出了几部书但还是不出名的作家。单身。身高172。偏瘦。
卡伦顿:有着烟瘾的外科医生。单身。身高184。体态匀称。
本文为戏改,不喜勿喷。(求评论啊!)
——————————————————————————
〔第二幕〕
【浴室门口】
安格:(走向浴室,靠着门,对弯着腰冲洗浴缸的卡伦顿笑着)先生家是浴缸呢。(拿下占满灰尘的圆框眼镜,吹了吹灰)
卡伦顿:这人,还是要有点情趣的。浴缸时光多惬意。(擦干手上的水,转身打量着比自己小了一圈的安格)恩……(舔了舔有些干涩的嘴唇,笑了笑)需要杂志嘛?虽然不防水。(拿起杯子,喝口杯子里的东西,发现空空如也,叹气,放下茶杯)
安格:不,不用了。(摇了摇手)唔……(死死咬住下唇,捂紧胃,背对卡伦顿,快速关上浴室的门,打开热水,蹲下捂紧)
卡伦顿:(瞥了眼关上了的浴室门)安格,有什么问题就喊我,我就在外面。我去给阿米找点吃的。(走了两步,转头发现安格的行礼还在门口,提起,拎进卧室,嘀咕)等下……他是没有拿浴巾和衣服嘛……(回头对着浴室大声的)洗完喊我,安格你个小笨蛋什么都没拿。
安格:(声音微颤)对…对不起......!(脱下衣服站在镜子前失神,浴缸的水快溢出,赶忙关掉水龙头,整个人泡在水里,只留鼻子以上部位在水面上)
卡伦顿:(打开行李箱,衣物拜访整齐,颜色单调,缺乏品味)不必对不起。不过我的浴巾介意吗?衬衣我随便拿件啦——(话毕,撇撇嘴,露出笑容)
安格:恩麻烦先生了!(挂在浴缸边上眯眼)
卡伦顿:别睡着啊!(走进卧室,卡伦顿下)
安格:知道了!(隔着门大声回应)
〔第二幕完〕
————————————————————————————
每天一小短短,最近比较勤快(❁´◡`❁)*✲゚*

耽美‖原创 借住可以吗?(1)

耽美‖原创
时代:第二次工业革命前期
人设:安格:尽管出了几部书但还是不出名的作家。单身。身高172。偏瘦。
卡伦顿:有着烟瘾的外科医生。单身。身高184。体态匀称。
本文为戏改,不喜勿喷。(求评论啊啊!)
——————————————————————————————
〔第一幕〕
【安格上,卡伦顿家门口】
安格:(敲门)请问有人在吗?先生?先生?请问我可以暂住此地嘛?(身着的衬衫虽旧但干净,西装的裤带拦于腰间,皮鞋明显陈旧,脚边深棕色的硬式行李箱上还放着一只仓鼠)先生?请问在吗?
卡伦顿:(打开门看着拿着行李的人)抱歉,刚刚在收拾。(站在门的一侧)先生请进。
安格:不好意思先生……家里因为欠债,房子被迫抵押…所以…所以先生可以留我暂住一些日子嘛?钱虽然不多但是我会付的……(着急的摸着口袋,挖出了一些零散的纸币,硬币掉在了木制地板上滚入鞋架下方)对不起先生……(伸手递过褶皱的纸币,鞠躬)
卡伦顿:不不,不必了。(摇手拒绝)沙发随意吧。需要喝些什么嘛?(帮安格拎进行李箱)要住多久都可以,毕竟我还是可以支付的起的。
安格:好的先生……真是抱歉打扰了……(轻轻坐在沙发上,捂着胃,咬紧下唇,仓鼠乖乖的呆在腿上)
卡伦顿:(拿起在茶几上刚刚点燃的烟)我正准备喝红茶,一起吧。(拿起茶壶倒茶)姜饼爱吃吗?毕竟单身许久厨艺还是不错的。(看了眼拘谨的安格,点暖火炉)到卧室来吧,虽然可能有点乱。(走到安格旁边,微蹲戳戳仓鼠)仓鼠先生吃粟米吗?
安格:谢谢先生。(依然坐在沙发上,眯着眼睛摸着仓鼠,微微扬起嘴角)阿米很乖的。什么都吃,也很灵活,家人……也只剩它了……(露出伤感的表情)
卡伦顿:…别说这些啦。喝杯茶暖暖身子。(单手捏着茶杯边缘递给安格,张了张嘴,又闭上了,欲言又止)
安格:谢谢先生!(接过茶杯,摸着茶杯边缘,喝进一小口)真香……对了,我叫安格 阿道夫,先生怎么称呼?
卡伦顿:卡伦顿,非恶意称呼请随意…我现在比较在意一个问题,是我卧室只有一张床……先生愿意和我挤一挤吗?还是我和阿米一起睡在客厅呢?(从厨房端出一盘烙着果酱的姜饼人放在安格面前)
安格:我……(移开视线,摸着茶杯边缘)我睡客厅就行了……(皱眉,甩了甩头)
卡伦顿:算了吧。(刻意略显轻松的语气)客厅多冷,又一个人。(吐了一口烟)不过先生要睡在靠着里面,我习惯靠外边睡。
安格:真的打扰了,谢谢……(扯起笑脸)
卡伦顿:(打趣的说)毛绒玩具需要吗——
安格:(迟钝了一下)啊哈哈~(捧起窝在自己头发上的阿米)阿米需要吗——(学着卡伦顿)
卡伦顿:呵呵呵,需要,需要。(舒气,掐灭烟头,眯着眼笑着看着安格)洗个澡放松一下吧?我去收拾收拾。(拍拍袖子,走进浴室,卡伦顿下)
安格:好的先生。(放下已经空了的茶杯往桌子内部推了一些,脱下马甲,把阿米放在马甲上,站起扶了扶腰)
〔第一幕完〕

——————————————————————————————
第一次这么写,完全不能描写心理,都要通过动作和表情来表现,可愁死我了QwQ!